全栈工程师成长记

编程重新定义人生

钢铁侠为什么不做武器供应商了? 8/3日记

今天的日记就不用ORID模版了,说点编程之外的事情(当然下文要说到的托尼斯塔克也是一个编程高手,人家一杯茶的功夫就黑入神盾局的航天母舰服务器)。原本打算今早去天安门看升国旗仪式,凌晨4点从闹钟的铃音中醒来,拉开窗帘往外一看,到处雾蒙蒙的一片,今天的天气不怎么好,于是心想还是等过几天天气比较晴朗的时候再去看好了。但重新躺下准备继续睡觉的时候,一个念头却萦绕在脑海,我何以如此淡定的把这件事情或者更多事情推到“明天再说”?

是时候从“拖延症”这种老套的概念里跳出来了,我想到的是另一种可能——和平让我们的得以平和。

和平这个概念,对很多年轻的国人来说,无从去产生怎么样的切实感受,网络上也不乏吐槽新闻联播永远都是国内人民安居乐业,国外人民水深火热。然而细想开来,现在的我们的确不用像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无辜人民一样,每天饱受战火的肆虐,他们自己或是他们的亲朋好友随时都有可能被战争夺走生命。人们经常安慰痛苦中的人说“我了解你的感受”,其实如果不是亲历过,你是很难了解到别人的痛苦感受的,至少我无法体会到那些生活在战争中的无辜人民是怎样的感受。我们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年代,和平就跟空气一样,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可是你要知道和平和空气都不是你制造出来的,能享受到它们是多么的难能可贵,因为没有了它们你随时都会没命。

有一次做噩梦,漫天的导弹从天上飞过,其中有一颗飞得特别低,尾翼都快要碰到自己的头顶了,梦中的我心头立刻慌了起来——我不要战争。醒来之后,一阵冷汗。既是庆幸,庆幸的是这只是自己的一个梦;又是难受,难受的是这地球上真的还有很多人在真实的面对着这无尽的噩梦,那不是梦,那真的是可能一觉之后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这几年看漫威的复联系列电影,每一部电影的特效场面都不断升级,然而最打动我的却是钢铁侠——托尼斯塔克这个有血有肉的角色。2008年《钢铁侠》第一部里,托尼斯塔克一开始还是一个军火商CEO兼天才发明家兼花花公子,在一次袭击事件里他被对手用自己公司制造的炸弹炸伤,要靠着一个微型反应堆阻止炸弹碎片进入心脏才得以活命。走过一趟鬼门关之后的托尼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关闭自己公司的武器研发生产部门,反派副总裁以为托尼被炸到脑袋秀逗了才会做出这么愚蠢的决定。事实上恰恰相反,他是被炸的清醒了。

托尼回忆自己无法亲眼见到父亲最后一面(这个残念直到《美国队长3:内战》里他还是再次拿出来尝试做一个更大弥补),不知道他父亲作为一名军火商对待军火生产是否有过矛盾。托尼说自己本以为史塔克企业制造的尖端武器能够给世界带来和平,没想到最后这些武器却夺走了很多本应该受到这些武器保护的人民的生命。托尼不想变成这个无责任世界的一员,他决心以凡人的血肉之驱去成为一个“钢铁侠”,去贡献贡更多的社会价值。所以在关闭军火生产之后他将公司的重心转向清洁能源,在复联1的纽约大战中他只身把核弹带入虫洞,在美队3里他把资产捐献给大学的研发基金鼓励学生们创新发明……这些举动不是简单的说因为他是大企业家他很有钱或者他有好多套牛逼哄哄的钢铁战衣所以当然有维护世界和平的能力就可以简单解释的,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他心中的那份社会责任感。

没有一滴雨认为自己造成了洪水。我们这个和平的国度里每天都有很多好的坏的事情在发生,有些人只看到了坏的那一面,于是整天在那里抱怨社会的不公,觉得别人都是傻逼,只有自己是那个“清高”的、“看破一切”的聪明蛋,这些人从来没有想过除了秀这种所谓的道德优越感,自己能做点什么真正有意义的事情来贡献自己的价值。二零零几年的时候自己才十几岁,社会经历少,思想不成熟(现在思想也没到成熟但至少是进步了很多),所以网上的一些言论使得曾经也“愤青”过,这种“愤青”不是要对他人或者社会做什么不好的举动,而是对自己思想进行了一番核弹式的摧毁——既然这个世界这么不堪,那我自己进不进步也就无所谓了。现在想来,大概只能用“很傻很天真”来自我调侃一番,毕竟过去之事无法改变。

有人看到这里可能会想,你说的这些都很好,可我就一普通人,我既没有钢铁侠那样雄厚的家产,又没有他那样聪明的脑袋瓜可以在中东的山洞里用武器边角料造出一个微型反应堆,我要怎贡献社会价值?其实答案就在问题里——贡献。只要你不是单方面的向这个社会索取,只要你做的事情能够产生价值,不论大小,你就是在贡献。那如果你想要贡献更大,就去做你认为是更大的事情吧,你觉得自己可以,你就可以,你就可以活出自己的钢铁侠。